拿他人当枪打毁自己

拿他人当枪打毁自己

  拿破仑10岁时就显示出其杰出的军事才干,被世人称为“军事天才”。
  
  1808年,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遭受军民对立,拿破仑以维护西班牙领土完整和处理王室对立为名,投入很多军力进军西班牙并占据了首都马德里。
  
  1809年1月,当拿破仑从西班牙战事中回来巴黎时,他的一位部属告知他,外交大臣塔里兰想密议造反。拿破仑一听怒气冲冲,抵达巴黎后,立刻举行大臣会议。这一天,拿破仑心境极为糟糕,会议一开始就大声痛斥塔里兰的密议。但是塔里兰毫无惧色也没有说一句辩驳的话。此刻拿破仑面临塔里兰的缄默沉静怒目圆睁,对着他大声说道:“有些人便是不安好意,期望我早点儿死去!”塔里兰满脸疑团恳求拿破仑息怒,说这是空穴来风。其他大臣们也劝拿破仑先消消气再行核实。勃然大怒的拿破仑底子不听劝止,對着塔里兰又是一顿痛斥:“我那么垂青你,赏你金山银山,给你无上荣誉,而你居然还想加害于我,你是条丧心病狂的狗……”说完,拂袖而去。各位大臣面庞失容,不知皇帝为何这般失态。塔里兰则处变不惊,随后沉着对其他大臣们说:“真遗憾,各位大臣,一国之帝还会这样没有礼貌。大事不妙哇,恐怕这便是帝权即将完毕的初步……”
  
  这事很快被传得沸反盈天,拿破仑的威信随之下降。民众自此也因这事知道了皇帝居然是位动不动爱发脾气,丧失理智的人。这一缺点因而大大影响了公民对他的支撑和满意度。
  
  其实只需他先稍微考虑一下,塔里兰为何会造反?再暗里调查核实状况是否事实再作结论,然后平心静气检讨自己哪里还没做好,虚心听取大臣们的定见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话,最终赢得大臣们的支撑岂不是瓜熟蒂落的事?
  
  拿破仑终身虽勇冠万夫,奔驰很多疆场而百战百胜,却没能在狭小的范畴操控好自我心情,致使在大臣面前“面子尽失”。这也是他远征埃及和俄国为何失利不行疏忽的原因之一。
  
  没来由把他人当出气筒的人,其实便是拿他人当枪打毁自己。与人共处时,深藏不怒,方为上上策。